跟在白无极等人身后在树林里穿梭,白羽的体内此时也并没有闲着,在白羽的魂府之中,小青人正站在方桌之前,注视着方桌之上的六幅画卷,那六幅画卷之上绘制了或人或兽的六位战魂画像,形象栩栩如生。

    第一幅画卷上,一名老者面容冷酷,悬于星空,一手控制着一颗丹药悬浮于胸前,另一只手直指苍天,双目微闭,一股浩瀚的星河之气从画卷中席卷而出,令人一看就会忍不住移开目光;除此之外,还有手执神剑,雪夜独饮的冷漠剑客;黄符令牌,一身黄袍的半仙;手持巨锤,锻造刀剑的壮硕铁匠;烈火缠身,俯瞰神州的灵兽麒麟。

    当目光移到最后一幅画卷之上时,白羽的眼中明显泛出一层皎洁,只见那画卷之上,一位身穿龙袍,烫金靴,八字分步,一掌持剑,一掌握天的中年男子屹立于一座千丈高台之上,好像要将苍穹捅出一个窟窿一般,此等霸气,就连白羽都忍不住在心中暗道声好!

    将悬挂于方桌之后的六幅画卷一一细览,白羽如同看着自己从刚刚来到神州大陆,整天顶着废材之名,直到他忍辱负重,用性命在生死之间徘徊,在死亡降临的关头屈身而退,在这样的境况中不断迈向更高的台阶,而如今终于跨越了凡人的境界,跻身金字塔的顶端,足以翱翔天际,俯瞰神州大陆上的弱小生灵,而白城的成立,更是让其成为了神州大陆上人尽皆知的传奇!

    曾几何时,白羽一个街头混混哪里会预料到,自己的生命竟然会因为一个老神棍而发生这样的变化?在家乡的时候,白羽无父无母,了然一身,神州大陆倒让白羽满足了儿时的梦想,不仅有了亲人,更是使得他拥有杀尽千人,不必惊惧于任何人,任何帮派的力量!

    可是和在老家的时候一样,在自己顺风顺水的时候,总有别的帮派会过来砸场子,这点倒是让白羽相当不爽,就比如现在的缥缈峰、宋家,还有那群被缥缈峰召唤,妄想一举将白城踏平的各大势力。

    “老子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没有人可以阻拦,更加没有人能夺走老子已经拥有的东西!什么缥缈峰,看老子一脚把你踏平!天刀宋家,看来也应该改姓为白了!”

    直到这时,白羽才注意到,面前的方桌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团金光,而在那金光之中,一张巴掌大小的锦帛安静的悬浮在金光之中,一股精纯的佛气从那锦帛之中弥漫而出,滋润着白羽的神识。

    看到这片从未见过的锦帛,白羽马上想到,这一定就是在紫级的修为突破紫级之后,《大愿心经》自动提升到第七层所出现的佛器。

    凝望着放桌上只有巴掌大的锦帛,白羽脸上马上浮现出一抹微笑,不知道这一次,《大愿心经》又会送给他什么礼物呢?

    “大愿袈裟,万万年前由释迦摩尼所用,穿着可抵御一切战魂攻击,保护灵魂之用,对生命体的任何攻击不能免疫。”

    可是白羽这次明显是高兴得太早了,手指刚刚触碰到那块锦帛之上,一道声音马上在白羽的脑海中响起,听到这道声音,满心期待的白羽当场就无语了。只有防御战魂的攻击,对于生命体的攻击却是没有任何作用,难道要羽哥整体和灵魂干架?羽哥现在的敌人可都是有生命体的存在啊!满心期待换来的确实大失所望,白羽现在只想把大愿袈裟丢到茅坑里!

    原本好好的心情,被这大愿袈裟的出现破坏了不少,而白羽心情不好,肯定就要有人,或者说是有魂要遭殃了!

    转过身去,白羽的面前马上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正昂首站立,身上一条金黄色的锁链紧紧将其捆绑住,让其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办不到,而在这中年男子身旁,五条身体同样呈淡青色的身影正漂浮在其四周,将其团团围住。

    “又是一块硬骨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嘴里狠狠的骂了一声,白羽便三步并作两步朝张角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丝毫不怕被秦始皇听到。

    霸气是什么,那就是无时不保持着高傲和自信,无论面对什么,都是以攻击压制的心态应对!以秦皇的霸气,白羽的话自然不可能有多好的感觉,看到白羽快速靠近,秦皇鼻尖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股无形的灵魂之力立刻便往白羽身上压去。

    可是让秦皇大为震惊的是,面对他强大的灵魂威压,白羽只是轻描淡写的摇了摇手指便将其化解,完全不像之前在无底洞中的时候一样。

    “这是你的魂府?”秦皇可不是白痴,看到白羽将其的灵魂威压轻描淡写的化解掉,马上就明白了是这么一回事。话刚出口,秦皇马上转头环视了身边的几大战魂一眼,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要是真的如同秦皇自己所说,这里就是白羽的魂府,那他现在岂不是成了白羽的俘虏?堂堂大秦帝国的帝王,千秋传诵的秦始皇,他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待遇?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