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秋回到古堡,并没有将发生的事情告诉陆芷晴。

    七天之后,楚云秋和陆芷晴告别,然后向着北美洲出发。

    暴风的种子就隐藏在北美洲之中。

    如果让暴风种子吸收到足够的暴风元素,就可以快速地成长,然后成长成庞然大物。

    一个飓风就可以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席卷到空中,将所有的一切都粉碎。

    相对于干旱,地震,楚云秋感觉还是早点将暴风种子给解决为好。

    因为对于楚云秋来说,如果真正爆发了狂风,飓风,那么一切就真的糟糕了。

    对于楚云秋来说,他即使知道灾难种子在什么地方,但是有狂风地袭击,他不被吹跑就是好的。

    所以首先要解决风暴种子的事情。

    ······

    楚云秋的航班从洛杉矶降落。

    从腕表之中可以清楚,风暴种子就在洛杉矶中的一个牧场之中。

    楚云秋看着外面的天空。

    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他看到了。

    天色灰蒙蒙的,还没有亮光。

    楚云秋走出机场,然后找了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最近的酒店。

    进入酒店之中,楚云秋拿出腕表,仔细看了一下。

    在腕表之中,楚云秋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在洛杉矶东北角落的一个牧场中,光芒闪烁,正是暴风种子。

    楚云秋没有异动,而是躺倒床上,闭目养神。

    ······

    清晨的时候,楚云秋站起身,走出酒店。

    这个时候,洛杉矶竟然起风了。

    而且还是大风。

    楚云秋的脸色不由一变,他知道不能再等了。

    接着,楚云秋拦住一辆出租车,然后给了司机一千美元,将出租车使用一天。

    这一天之内,出租车和司机都是楚云秋的。

    ······

    接着,楚云秋让出租车的司机带着自己,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对于楚云秋来说,兵贵神速。

    随着时间的流逝,谁知道这狂风会不会变大。

    在司机的带领下,楚云秋来到草原之中。

    接着,楚云秋让司机等着自己,然后自己一个人向着草原深处走去。

    “哎,你干什么去啊”,司机看着楚云秋,不由问道。

    “我进去走走,你等着就可以了”,楚云秋对司机说道。

    “这是私人领地,你最好不要惹事”,司机对着楚云秋说道。

    “你放心吧,我明白”,楚云秋笑了笑。

    楚云秋走了大约两百多米的距离,看到在一根树木的树干之上,一个红色的种子漂浮在上面。

    正是暴风种子。

    此时,暴风种子寄生在树木之上,树枝不断狂刮,狂风扫落叶,不断摇曳着树枝。

    楚云秋看到这里,从自己的脖颈之处拿出如意宝簪,然后变成一个巨大的金属钩子,接着,楚云秋将金属钩子挂在树木之上,然后趴到树木之上。

    接着,楚云秋从锦囊乾坤袋之中拿出八卦铜镜,用八卦铜镜将暴风种子封印。

    随着楚云秋的动作,树木摇曳的幅度不断降低,然后平静下来。

    楚云秋不由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又解决了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大声吼道,“你是谁?干什么呢?”

    楚云秋心里不由一惊,看着下面的人,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眼神锐利地看着楚云秋。

    “你好”,楚云秋讪讪一笑,然后直接从树上跳跃下来。

    ······

    “你干什么呢?”金发男子看着楚云秋,质问道。

    楚云秋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啊,我不干什么,就是看看”。

    “你是不是小偷啊”,外国男子眼神犀利地看着楚云秋。

    “小······小偷?”楚云秋心里不由一惊,“不,不是,绝对不是”,楚云秋急忙摆了摆手。

    外国男子上下打量了楚云秋一亮,“你是什么人”。

    “我是男人”。

    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