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显然来人已经看到了他们,这时路易才不紧不慢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尘土,朝这个人走了过去。此时长公主也撑起上身坐了起来,她这才看清这个走来的人原来正是在森林中和他们分开的那个半精灵拉科姆。

    “真是太巧了,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我开始还以为碰到拦路的强盗呢,原来是公主殿下和公爵大人在这里休息,真是吓了我一跳。”拉科姆嬉笑的打了个招呼,边说还边转动眼珠四下查看着什么。

    “不不不,这并不是巧合,我在这里已经等候你很久了,你也不用找了,你的两个朋友他们已经回去了。”路易冷笑着说道。

    “回去了!?我看是你已经把他们杀了吧。”拉科姆脸上嬉笑的表情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他后退了两步伸手就去抓背在身后弓箭。

    路易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猜错了,虽然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但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这些异族早已被教廷划为了异教徒,所以我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向教廷揭发这件事情,即使他们这样做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其实他们这些纯粹的异族很值得信任,甚至可以说我和他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他丝毫也没有理会拉科姆的动作,在这个距离上路易有绝对的把握在他拉开弓箭之前把他解决掉。

    拉科姆缓缓的松开了紧握住弓箭的右手,并在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可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拦住我?”

    “拉科姆先生,你似乎没听清我说的话,我信任的只是你的两位异族朋友,至于你这个混血的杂种,我就不大信的过了。”路易微笑着一字一句的说道。

    拉科姆象是根本没有听到路易辱骂他的词汇,他不仅没有表示愤怒,反而低声下气的说道:“莱特曼公爵大人,你好象对我有一些误会,我知道你还在记恨我在森林中企图利用你们的事情,可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也是无可选择的,而且我现在可以发誓不把你的身份告诉任何人,用我母亲的名义发誓……。”

    “闭嘴!别再玷污你母亲的名誉了,你认为我会相信一个能出卖自己朋友和母亲族人的家伙所发的誓言么?”路易没等拉科姆把话说完,就厉声打断了他。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允许你这样污蔑我。”拉科姆的脸色变的异常的灰白,他的这句话虽然说的义正词严,但他颤抖的声音却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污蔑你?!”路易冷笑了两声说道。“恐怕你还不太清楚我能在这里等到你的原因吧。那就让我给你解释一下,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在森林中曾经从M蒙那里要来那个木牌观察了一会么,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也在那块木牌上留下了一道魔法标记,所以我才能一直感知到你的位置,你在离开之后根本就没有去精灵族的领地,而是一直远远的跟随着我们,在森林中你的精灵天赋能随时感知到我们的方位,我在那个时候没办法把你揪出来,也只好选择在这里等待你的大驾光临了。”

    “公爵大人,我想您真的是误会我了,我之所以要带着那个木牌单独离开并不是要把它送回精灵族的领地,而是担心您在走出森林之后会对我们施展一些手段,您也知道我们一直很忌惮您的武力,而且我们又知道了一些您不想让别人了解的事情,所以我们也不得不加以防范。事实上我们已经和精灵族做了约定,在下次进行交易的时候才会把它交还回去。”拉科姆故作轻松的说道。

    “是这样么?”路易大声的问了一句。他的问话的时候却没有去看拉科姆,而是面对着身旁不远处的一块大石。

    “当然是这样,我可以发誓……。”

    “你撒谎!”从大石的后面传出了一声大吼打断了拉科姆的话语。紧接着矮人M蒙就从大石后面走了出来。他两只眼睛都因为愤怒而变成了血红色,他走到拉科姆的面前用几乎带着哽咽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

    拉科姆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等候他的不只是路易自己,还有这个已经和他朝夕相处了几十年的老朋友,过了好一会,他才强作镇定的说道:“我……我是担心你们被这个死灵法师伤害,所以才远远的跟着你们,没有马上把东西送回去,难道你不相信我却要相信这个死灵法师所说的话么?”

    “拉科姆先生,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其实我早就猜到你们之中有一个内奸,这是因为那些抢走木牌的人在伏击精灵族的时候仅仅派出了四百人,在精灵族领地的附近敢于做出这种举动可不是仅有勇气就能做到的,这只能说明他们对精灵族的防御力量有着充分的了解,而精灵族和人类根本就不相往来,能把这些情报泄露出去的只可能是你们这几个经常出入精灵族领地的人。本来这件事情和我并不相干,我也不打算插手,但你们已经知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